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寒门仕子 > 第010章 破冰之夜
    烛光摇摇,她在那里淡笑。</p>

    齐誉莫名的有点小心慌,之前时习惯了她的冷漠,此时面对这突来的温情竟然有些不适应。</p>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困了。”</p>

    说罢,齐誉就惶惶然脱去了衣衫,扯过来被子急忙把头蒙住,做姿佯睡。</p>

    耳边依旧是一片安静,片刻后,又好奇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,却见她仍在那里微笑。</p>

    “娘子,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</p>

    “相公,你告诉我,你还是你吗?”</p>

    这话……什么意思?</p>

    齐誉的心里猛然一颤,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,虽说自己尽量模仿着原主,但毕竟不是他,这种事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枕边的人。</p>

    很显然,柳荃已经觉察出了不对劲。</p>

    这要怎么解释呢?</p>

    灯还是那盏灯,却换了一条芯。</p>

    “我……当然还是我呀,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对,你已经变了。”</p>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身上已冷汗涔涔,齐誉强作着镇定。</p>

    “若说我变了也对,我投河后死而复生,观念上确实改变了不少。”齐誉含糊地说。</p>

    柳荃的眼神有些复杂:“你……到底是人是鬼?”</p>

    齐誉断然回道:“我当然是人了!你看,我还有影子呢!”</p>

    “和之前说比,你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,你实话和,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莫不要拿什么庄周梦蝶的话来糊弄我。”</p>

    识字的人就是不好糊弄呀,连这典故都知道……</p>

    要怎么解释呢?</p>

    柳荃眼睛眨也不眨,紧紧地盯着他。</p>

    齐誉觉得一阵儿头大,正感无解时,脑海里突然冒出来另一个典故。</p>

    “娘子,你可曾听说过咱们大奉的开国皇帝,有一个一梦通五经的故事?”</p>

    “嗯……听说过。”</p>

    这是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,称得上是妇孺皆知。</p>

    据传,大奉开国皇帝李重九,原本是个斗大字都不识的白丁,然而有一天他在面见群臣时,众人惊奇地发现今上突然出口成章,满腹经纶。</p>

    对此,皇帝笑称:朕一梦通五经,经圣人在梦中的点拨,已经胸存翰墨了。</p>

    此外,还有另外一个八卦版本,说皇帝识字,并不是因为圣人托梦,而是皇后在偷偷地教他,为了顾及帝王的颜面,所以才编排出了一梦通五经的说法。</p>

    孰真孰假,自然无人得知。</p>

    不过,谁都知道皇帝是金口玉言,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,所以,一梦通五经的说法在某种意义来说,是可信的!</p>

    齐誉也想借鉴一二……</p>

    “我那天落水后垂死挣扎,迷迷糊糊中似乎受到了某种当头棒喝,突然多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,之后我就发现,自己的头脑居然变灵活了,就像是在河水里做了一场梦一样,一梦通五经大概也是如此吧。”</p>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”柳荃听得半信半疑。</p>

    “当然啦!”</p>

    这个说法虽然有些荒谬,但却是有据可考,而且还是出于本朝的开国皇帝之口,似乎……有些可信。</p>

    “娘子,我依旧是我,和以前没什么不同。若说变了,也应该是我变成熟了吧。……以前我太过混账,不如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。”齐誉真情流露地说。</p>

    “重新做人……”</p>

    算了,就这样吧。</p>

    即便被水鬼换了,也总比以前的要好……</p>

    只要他能好好地过日子,还求什么呢?</p>

    见娘子似乎信了,齐誉才松了口气,其实背后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湿透了。</p>

    经过了这次沟通,两人的隔阂才算是真正消除了,柳荃的眼睛里也多出了温柔的光彩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求大富大贵,只要你对我好一点,我就知足了。”柳荃幽幽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!”齐誉决然道。</p>

    “之前时,本来我已经彻底绝望了,谁知你居然转了性子,又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。”</p>

    齐誉听得酸楚,动容地说:“娘子,我非常珍惜咱这个家,特别是你!你放心,我会上进的!”</p>

    柳荃闻言一颤,眼睛里泛起了幸福的泪花,身体也盈盈地靠了过来。</p>

    不再犹豫,伸手,搂住。</p>

    “这样靠着你,心里感觉很踏实,也很安心。”</p>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寒冰不会断流水,枯木亦会再逢春。</p>

    灯熄灭了,月亮也很识趣地躲到了云彩后面。</p>

    对于齐誉来说,这是一个美妙绝伦的夜晚。</p>

    雷霆雨露,尽是甘霖,终于不用再念九九乘法表了。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第二日,如沐春风的柳荃神采奕奕,一大早就怀着愉悦早起来忙活。而齐誉则是哈欠连天,不停地揉着黑眼圈,还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大蛮腰。</p>

    忙正事。</p>

    当下的要务就是翻修老房子,越往后拖,天气就会越冷,所以宜早不宜迟。</p>

    柳荃的嘴巧,在周围的邻居家逛了一圈后,就联系到了愿意帮忙的人。现在是冬季,刚好避开了农忙,所以请人比较容易。</p>

    有银子就有底气。</p>

    周氏难得地慷慨了一次,嘱咐柳荃要准备一些大肉菜,免得被人背后说是小家子气。</p>

    这些事自然难不住柳荃,她去了趟集市,就把所需的菜肴准备妥当了,另外还买了一些招待用的水酒。</p>

    修房子的进展很顺利,也就几天时间,基本的修葺工作完成了。</p>

    不仅翻新了旧瓦面,还在院子里铺设了大青石,看上去焕然一新。</p>

    齐誉家本属于特困户的那种,这番大手笔下去,确实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,其中就包括了齐家家族的人。</p>

    对于齐誉家的咸鱼翻身,邻居们大多持宽慰态度的。但也有少数人认为,齐誉这是走了狗屎运,侥幸摘得了那笔赏银才有了今天。</p>

    但是,没人敢明着说。</p>

    知县大人的墨宝在那挂着呢,后起之秀!这里面的赏识意味,不言而喻。</p>

    齐誉的目的达到了,他就是还想用这幅墨宝的影响力,来改变别人对自己之前的不良看法。</p>

    官老爷的一句话,能顶得上老百姓的一万句。</p>

    棺材店的钱掌柜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,先是纠结了一阵儿,而后便主动托人来找柳荃说和,说是想化解之前的矛盾。</p>

    柳荃很大度的说,那些不愉快就像是昨天的老黄历,已经翻过去了。</p>

    总体来说,家里的一切都是朝着好的一面发展。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这天,家里突然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,已故严夫子的遗孀——秦氏。</p>

    柳荃表现的很热情,拉着老妇人的手就往堂屋里让。</p>

    “我今天是特地赶过来致谢的,之前幸亏得到齐娘子的点拨,这才避免了被人吃绝户;公子所送的挽联恭敬有加,看得出你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,老妇人在这里多谢了。”秦氏真诚地说道。</p>

    齐誉笑道:“婶婶言重了,严夫子为人诚恳,我作为晚辈后生,理应尊敬才是。”</p>

    秦氏笑笑,又道:“听说因为我家的事,你家还被钱掌柜寻了麻烦,想想真是过意不去啊。”</p>

    齐誉一叹,道:“相邻之间一时龃龉,没必要放在心上,况且钱掌柜现在已经主动示好,依我看,就事就这么算了吧。”</p>

    秦氏点点头,表示认可。</p>

    而后,她又从随身篮子里取出来几本旧书:“这些是我相公生前时整理出来的,名叫《小注》。这里面收录着历届科考的题目以及注解,听说公子年后应考,不如就赠于你吧。”</p>

    齐誉大喜,接过来后连连致谢。</p>

    原主虽曾上过私塾,但长大后都是自习,从未有人指点过学问,这本《小注》的意义称得上是雪中送炭。</p>

    秦氏并没有逗留太久,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之后就起身告辞了。</p>

    齐誉夫妇刚把她送到了大门外,居然碰到了前来的孙大财。秦氏见有客来,示意不必再送,独自离去了。</p>

    “阿瞒呀,最近忙什么呢?”</p>

    “不忙,姐夫有事?”</p>

    姐夫怎么突然变和蔼了?身躯还弯得跟那小鹌鹑似的,谦恭了?</p>

    孙大财呵呵一笑,和煦地说:“我听说你得到了县太爷的赏识,就跑过来给你道声喜,顺便也观瞻一下庾大人的墨宝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姐夫请进。”</p>

    周氏虽然人在屋里,对窗外却听得很清楚,女婿才刚进了门,她就冷脸道:“哼!你倒是嘴巧,找你借钱的时候怎不见你这般和气?”</p>

    孙大财也不生气,陪笑道:“岳母大人说笑了,咱们是亲戚,偶尔磨磨牙也是正常的,不必介意嘛。”</p>

    柳荃似不经意间地走前了几步,拉了拉周氏的手,提醒了一句:“娘啊,姐夫今天来得比较仓促,您不介意吧?”</p>

    怎么听着话里有话呢?</p>

    周氏略一琢磨就回过味来了,这句话本是儿子在上次找女婿借钱时说的话,本意是自己来得匆忙,忘记带礼物了……</p>

    龟孙子!这是在故意欺负自己眼神不好吗?还好媳妇提醒地及时,否则,又让他给蒙混过去了。</p>

    “我说,你空着手来的?”</p>

    孙大财的脸色立即晴转多云,不过,当他看到庾大人的那副墨宝后又多云转晴了。</p>

    传言是真的,小舅子果然是走了狗屎运!</p>

    “娘啊,我今天确实仓促了些,下次一定补上,我说到做到!”</p>

    “下次?还好,你没说事下辈子。”周氏哼了一声,又嘟囔道:“看来我这闺女是白养活了,两口子全都是甜嘴巴,实际上却没一个有孝心的。”</p>

    孙大财也不生气,只是一脸陪笑。</p>

    “姐夫,庾大人的墨宝你也看过了,现在没事了吧?”齐誉觉得反常,故意做出一副送客的姿态。</p>

    “有点事,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。”孙大财干笑了一声,眼光闪烁起来。</p>

    姐夫是个市侩人,只有见到钱的时候眼睛才会放光,他如此神情,莫非是看到钱了?</p>

    说到钱,,咳咳!</p>

    齐誉谨慎道:“事先说好,我可没钱借你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你说你没钱?”</p>

    谁信!没钱你能修房子?</p>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找你借钱的。”</p>

    那就好,谈钱伤感情啊!</p>

    “那又是什么事?”</p>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最近学了一种画技,我呢,想蹭蹭你的光,想让你帮我画幅画。”孙大财打着哈哈道。</p>

    居然是求画!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