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寒门仕子 > 第009章 慷慨购物
    周大水把窗子推了条缝,让声音进来的更敞亮些。</p>

    “张兄,你昨天去参加道会的聚会没有?我可听说葛神仙给信徒们赐了圣水和圣药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我这个月没钱交会费,所以没有资格去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不行的话,就把田给卖了吧,那些个身外之物有什么用处?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</p>

    听了一会儿,周大水就明白了大概,大厅酒客所说的,乃是一教会开坛设法的事。</p>

    他们口中的那位神仙名叫葛裘,是个老道士,道号清风真人。除此之外,他还有着另一层身份,那就是蓝田县的道会司,在本地来说颇有威望。</p>

    道会司,是管理县级道会的人,宗旨是弘扬道法感化世人。</p>

    这类机构的设置由来已久,自前朝开始,朝廷就在各地设起了道会的编制,并还赋予他们一定的权利,若遇遴通经义的人,可以直接向官府索要度牒。</p>

    道会编制也有着层次上的分别,国级为道录司,省府为道纪司、州府为道正司、县级为道会司。他们独立于行政之外,地方官无权干涉。</p>

    从传统意义上来说,道教本属于文化传承,导人向善为其宗旨。不过,却也有打着道家旗号进行坑蒙拐骗的人,比如刚才谈到的这位葛神仙。</p>

    周大水的觉得,这个组织已经严重脱离了传统的道教,自创为拜帝教。据说教中还供奉了圣女,行一些苟合事,这样来看,就有点邪教的性质了。</p>

    齐誉也有些担忧:“邪教分子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,大家还是能躲则躲吧,免得引火烧身。”</p>

    周大水道:“地方官无权过问,这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出乱子。”</p>

    “操那份心干嘛,咱们该吃吃,该喝喝,即使出了事,也是由知县大人担着,咱们怕什么?”周大壮嘿嘿一笑。</p>

    “也是,吃饭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</p>

    午饭后,齐誉特地给大舅知会了一声,说是要出去买点零碎的东西。</p>

    这是乡下人的共性,进城一趟,不买点东西似乎少点什么。</p>

    现在齐誉身上有了钱,心里就像是多了个正在膨胀的小气球,不泄点气就觉得不舒坦。</p>

    于是,逛街。</p>

    说起逛街,不由得想起后世里的女人们,她们每逢休息日,就会拼命地溜达,买不买东西还在其次,关键在于逛的体验。</p>

    而男人们恰恰相反,看好东西了直截了当,直接出手,从不磨叽。</p>

    但是,齐誉选择了前者。</p>

    县城的商铺不仅装潢大气,货物上也十分齐全,让人感觉目不暇接。</p>

    我齐誉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……</p>

    那块缺角的砚台是时候换掉了,于是,齐誉踱着壕迈的步伐走进了一家大气的阁楼。</p>

    这家书舍规模不小,形形色色的笔墨纸砚,文献经典都摆满了货架。</p>

    “客官想要点什么?”店里的老掌柜见有客人来,急忙换上了一张笑脸,颠着小碎步过来搭讪。</p>

    “我想买一方砚台,有没有好成色好的?”齐誉底气十足地说道。</p>

    要好的?</p>

    掌柜闻言一喜,但看到他沾满泥土的鞋子后就淡了下来,然后指着另外的一个台面道:“那柜上的东西相对便宜一些,公子不妨看看。”</p>

    这是看不起人吗?</p>

    我可是有钱人!</p>

    想到此,齐誉心里的小气球又进一步膨胀了一些。</p>

    齐誉耸了耸肩,又踏实地感受了一番包袱带来的负重感后,老神在在地笑道:“呵呵,钱不是问题,只要货足够好。”</p>

    难道看走眼了?眼前的人是个富纨绔?</p>

    掌柜的脑筋急转,脸色又再度陪笑起来。</p>

    “我说,这方砚台怎么卖?”</p>

    “公子真是好眼光,这可是新到货的洮河砚,质地和做工都属上乘,仅售五两银子。”</p>

    爆!</p>

    膨胀的小气球瞬间被扎扎……爆!</p>

    汗,一块破石头竟然要五两银子?还仅售?</p>

    “咳……掌柜的您先忙,我随便看看。”</p>

    那掌柜点了点头,终于露出了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情,微笑中还带着一种令齐誉感到膈应的揶揄感。</p>

    稳住!</p>

    齐誉尽量保持着平静的笑容,又气定神闲地逛了一阵,终于……趁那个掌柜稍不留神的工夫,嗖的一声就遁了出来。</p>

    这个嘛……</p>

    不是咱不舍得买,而是城里人太不实在,一方砚台就要五两银子,这不是明显的宰客吗?</p>

    我才不上这当!</p>

    再说了,写不写得出好文章和砚台有直接的关系吗?</p>

    砚台嘛,能用也就行了,何必要花那冤枉钱呢?</p>

    有了刚才的经验,齐誉直接将那些阔绰的店面列为了暗雷区。最后,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地摊上淘得了一方砚台,仅仅两百文钱。</p>

    看,还是省了吧?</p>

    既是购物,就要进行全方位的采买。</p>

    快到年了,要扯上一些布帛,好给家里人添几身新衣裳。</p>

    母亲的老寒腿最怕受凉,穿件皮氅应该比较保暖,于是就淘了一件。</p>

    在首饰店里,齐誉又看上了一支珠花。嗯,插在娘子头上一定非常好看。</p>

    在付钱时,磨叽了半天,终于让那掌柜答应免费搭上一对铜镯。</p>

    当返回二舅家时已到黄昏,周二舅见他大包小包地拎着,心里头反而欣慰起来。</p>

    外甥这是真得学会顾家了,再不像以前那样吊儿郎当的了。</p>

    在二舅家留宿了一夜,次日一早,齐誉就匆匆告了别。</p>

    摘赏的喜悦无以伦比,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和娘子分享,脑海里似乎看到了柳荃一脸崇拜的表情。</p>

    心气好,走得也快,手里虽然提着不少东西,却依旧是健步如飞。中午还不到,就赶回了自己的家乡——桃花村。</p>

    遥闻鸡鸣犬吠,满满的田园气息,是啊,这才是故乡应有的味道。</p>

    周氏此时正在院子里晒暖,忽闻儿子摘到了赏银,高兴地差点岔气。</p>

    她不停地摩挲着银子,嘴角呢喃的念叨着,在她记忆里,这辈子摸银子的次数没几回。</p>

    见母亲一脸满足,齐誉也非常地高兴,心里头就像是吃了蜜一样甜。</p>

    对于儿子买来的皮氅,周氏则是一脸心疼:“娘岁数大了,穿什么都一样,以后莫不要再浪费钱了。”话音才落,她又道:“你说,如果邻居们看到我穿这件新衣服,他们会怎么说?”</p>

    齐誉呵呵一笑:“他们一定会羡慕你有福气的。”</p>

    又聊了一阵,依旧不见柳荃的身影,周氏解释说,媳妇到田里干活去了。</p>

    想了想,齐誉决定去自家的田里看看,也顺便帮娘子搭把手。在他记忆里,原主是个从不下地干活的人,这点必须得改过来。</p>

    前脚才刚走出院门,就传来了母亲爽朗的笑声:“他二婶,你快瞧瞧,我这身衣裳好不好看?”</p>

    “哎呀!穿上去跟那诰命夫人似的,太富贵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</p>

    现已入冬,晚稻早就收割完了,乡下人为了不让土地闲置,大多都会种上一些时蔬之类的农作物。除了自家吃之外,多余的还可以卖钱。</p>

    除了菜畦,田地里还有种小麦的,它虽不是当地的主粮,却也有人常种。</p>

    江南的气候温润,春季多逢梅雨季节,小麦极易患上赤霉病,所以种植的规模一直都不大。</p>

    有风险也要种,农家人就是这样,他们只有不断地辛勤劳作,与天地相争,才能收获到生存的粮食。</p>

    现在的田间地头,仍有不少干活的农夫,他们全都一脸困惑,都像看怪物一样地看向了齐誉……</p>

    穿长衫的人怎么跑这里来了?</p>

    齐誉被看得尴尬,暗道:我很像孔乙己?</p>

    哼!</p>

    于是加快了脚步,尽快远离他们,又走了一会儿,就看到了柳荃的身影。</p>

    齐誉小跑过去,笑道:“这些粗活我来干吧,你先歇会儿。”</p>

    柳荃眼睛闪闪,淡淡说:“自打咱们成亲以后,你还是第一次来到地里。”嗔怨了两句,又道:“地里的山药已经不多了,也卖不到多少钱了,留着自家吃吧。”</p>

    齐誉笑道:“山药卖完了,咱可以卖韭菜呀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哪来的韭菜?”柳荃一脸茫然,看了一眼绿油油的麦田后,恍然笑道:“你读书读得都五谷不分了,这是分明是麦苗,哪是什么韭菜?”</p>

    齐誉的笑容瞬间裂屏,格老子的,麦苗和韭菜怎么长得这么像?</p>

    柳荃歇住了笑,指着远处的一片田道:“那几块田本来都是咱们家的,后来因为给你治病急用钱,才不得不低价卖给了二叔伯家。”</p>

    卖地这事齐誉是知道的,那位叔伯是本家族的另一支,他的大名叫做齐秋川。</p>

    现在来说,再谈这些已经晚了,地卖都卖完了,再纠结也没有意义了。</p>

    齐誉连忙转移了话题:“和你商量件事。”</p>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</p>

    “我想把咱家的老房子翻翻瓦面,不修的话恐怕是抵不住风雪天了。”</p>

    柳荃叹道:“这我当然晓得,可咱家根本没钱,拿什么修?”</p>

    “有钱!”齐誉笑着,:“我这次运气好,摘到了赏银!”</p>

    “真的?”柳荃一脸惊喜,虽然是亲耳听到,似乎还是不敢相信。</p>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</p>

    看着娘子惊喜的表情,齐誉的心里偌大的满足。</p>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我厉不厉害?”</p>

    什么意思?</p>

    柳荃嗔了他一眼,正色道:“有了钱咱就说些正事,现在是冬天,刚好错开了农忙,确实是修缮房子的恰当时机。这样吧,改天我去买些酒菜,也好提前做些准备。”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在乡下来说,邻居之间互相帮助是很常见的事,就比如这修房子,只要好酒好菜的招待着,是不用付任何工钱的。</p>

    晚饭时,齐誉又这事给周氏重说了一遍,她虽然也是同意,但心里有点小难受:这银子还没捂热乎呢,这就要花出去了?</p>

    今晚的情况好像有点变化呀!</p>

    推门而入时却见柳荃正倚坐在床头,眼光闪闪,毫无睡意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