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寒门仕子 > 第006章 巧化债务
    秦氏得知了内情后非常生气,指着钱掌柜的鼻子就破口大骂。</p>

    严夫子活着的时候别人还有所惧怕,现在他已经死了,家里只剩下了一个既是绝户又是寡妇的女人,还有什么可怕的?</p>

    因此,双方便红着脸争执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乡亲们也越聚越多,看起了热闹。</p>

    周大水处于安全上的考量,直接请来了县衙里刑房的同僚,让他们过来帮忙维持秩序。</p>

    刑房里是些什么德行的人?那可是下了乡后连凶狗都不敢乱叫的人,他们一到,风波自然很快就被平息了。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最后,钱掌柜不仅免费修复了棺材,还给秦氏正式做出了赔礼道歉。</p>

    不过虽然钱掌柜道了歉,但名声却是臭了。</p>

    听完以后,齐誉若有所思……</p>

    最后,周氏又补充了一句:“听你张二婶说呀,秦氏也是受了旁人的指点,才找到了县衙的礼房过来治丧的,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不找丧主,免得被摔丧盆的人吃了绝户。”</p>

    听到这话,齐誉不禁看向了娘子。</p>

    娘子昨天早上才让自己给严夫子写了挽联,而且下午舅舅周大水就来了一趟……</p>

    这是不是有些太巧合了?</p>

    柳荃却跟没事人似的,笑了笑便忙自己的去了。</p>

    齐誉摇了摇头。</p>

    算了,这又不是自家的事,瞎琢磨什么呢?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齐誉去到了西间房,把赚到的余钱都交给了妻子后,就准备去洗菜做饭了。</p>

    看着塞在手里的钱袋子,柳荃先是一怔,而后就欣慰地笑了。</p>

    看着娘子的微笑,齐誉的心里就不是滋味。记得她刚过门那会儿,不仅体态丰腴,气色上也非常的红润,谁见了不赞她是个俏媳妇?这才过去了半年,十分姿色就只剩下了六分,想想就觉得心疼。</p>

    保养女人是要花钱的,这句话不仅在前世属于真理,在古代也同样适用。</p>

    要想老婆模样好,银子滋润才不老。</p>

    齐誉悠闲地切着肉丝,嘴角挂着自嗨的微笑。</p>

    忽然,大门外传来一阵喧嚷……。</p>

    一听就是熟人的感觉。</p>

    钱掌柜的声音最先响起:“齐家娘子,看你办得好事!”</p>

    “呵呵,是钱掌柜来了呀,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听不明白?”</p>

    “还装蒜?”钱掌柜冷笑了两声,:“我已经打听过了,那个给秦氏出谋划策的明白人就是你。”</p>

    “什么明白人,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柳荃平心静气地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以吊唁为借口找到秦氏,又撺掇她不找丧主,顺势把这事推给县衙的礼房,然后就落到了周大水的手里。周大水借机从中作梗坑了我,你可真是好算计呀!”钱掌柜咬得牙齿咯咯作响。</p>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事呀,舅舅是礼房的典吏,他为民主丧乃是份内中事,这不很正常吗?”柳荃淡淡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别胡扯,我说得是那副棺材!我做了一辈子木匠,从没出过质量问题,为什么周大水一经手就出事了?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那棺材一定被谁动了手脚,是不是你使得坏?”钱掌柜满嘴怒气,喋喋不休。</p>

    “这些关我什么事?你这人真是莫名其妙。”柳荃一口否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不承认也得承认。”</p>

    “随便你!”</p>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这样一搞,我的名声可就臭了,以后谁还敢找我买棺材呀?都是你这个恶妇搞得!”</p>

    柳荃也不生气:“钱掌柜,话可不能乱说,棺材做工不好可是你亲口承认的,现在怎么又埋怨到我头上来了?就刚才这些话,你当时怎么不和刑房的官爷去理论呢?”</p>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敢和他们说吗?刑房的人就是周大水故意叫过来的,说到底,都是因为你!”钱掌柜气道。</p>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刑房的人调解的,你若是觉得不公,可以去找县太爷告他们一状呀!你找我嚷嚷有什么用?”柳荃的声音也大了许多。</p>

    去县衙打刑房人的小报告?不要命了吗?</p>

    想起那黑黝黝的杀威棒,钱掌柜不禁又打了个哆嗦。</p>

    “我今天是过来不为别的事,就是来要那五两银子的,快拿出来吧。”</p>

    “棺材钱?我来问你,你一货卖二主,两头收钱,这是什么道理?关于这事的前因后果,刑房那里已有记录,按照律法上来说,那张欠条已经无效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</p>

    齐誉心里一叹,这一切果然是柳荃一手策划的。</p>

    她先是以吊唁的名义找到了秦氏,然后说以利害,把治丧的事转给了县衙,舅舅就借机用掉这副棺材,为钱掌柜同时也为齐家抹平这笔债务。</p>

    谁知钱掌柜却起了歹心,他想一货卖二主,周二舅不仅没让他得逞,还暗里黑了他一把。</p>

    “齐家娘子,你不还钱也行,但你必须站出来为我说话,还我一个公道!否则的话,就休怪我翻脸无情了!”</p>

    “呵,钱掌柜好大的气势,你是看我一个妇道人家好欺负吗?”</p>

    “欺负你又怎么了?不还钱,今天这事没完!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</p>

    啥?敢欺负我娘子?</p>

    我齐誉堂堂大男人,就真得没点存在感吗?</p>

    于是闷哼了一声,就气冲冲地走了出去,手里的菜刀都忘了放下,上面还粘带着几根新鲜的肉丝。</p>

    “诸位,齐家的当家人可是我!”齐誉郑重地说道。</p>

    众人一脸愕然,似乎在说:鬼才信!</p>

    但是,阳光下的那把菜刀熠熠闪光,以钱掌柜为首的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。</p>

    哗的一声,他们全都后退了几步,动作上整齐统一,仿佛心有灵犀一般。</p>

    刀壮怂人胆啊,齐誉见状胆子又大了几分,顺势前进了一步,然后挺起了胸膛。</p>

    “齐誉,你想干什么?你可是读书人!”钱掌柜尽量保持着镇定。</p>

    “怎么?读书人就该受欺负了?”齐誉长臂一横,把柳荃挡在身后,然后又环指着众人发狠道:“刚才……是谁说要欺负我娘子的?”</p>

    柳荃呆了呆,这还是齐誉第一次展现出这么血性的一面。</p>

    如果自家相公真的是被水鬼抓了,那这个水鬼似乎还不错。</p>

    心里轻轻叹了一声,柳荃决定等会就去把藏在桌子下的骟刀扔了。</p>

    一番喧嚷,已经引来了不少围观的邻居。正在午睡的周氏也被吵醒了,她一脸慌张,敲着小棍子朝这走来。</p>

    “娘子别怕,等会儿你照顾好娘,其他的交给我来处理。”齐誉回过头吩咐道。</p>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柳荃应了。</p>

    齐誉走前了两步,也不说话,只是用眼睛瞪着他们。</p>

    钱掌柜更是一脸茫然,素来懦弱的齐誉,怎么这么爷们了?</p>

    莫非是他的疯病发作了?</p>

    很有可能!</p>

    “齐公子,你这什么意思?”</p>

    齐誉冷冷道:“棺材钱秦氏也付给你了,你为什么还要过来想逼?你打了一辈子棺材,就不知你自己的棺材准备好了没有?”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钱掌柜脸色煞白。</p>

    “齐誉,你什么意思?拿这把菜刀吓唬人吗?”一个站场的壮汉不以为意,持着一把锄头上前挑衅。</p>

    咔嚓!</p>

    齐誉咬了咬牙,扬手一刀,铛的一声,那把锄头就断为了两截。</p>

    他是真敢砍呀!</p>

    十分肯定,他得疯病发作了,平日里他绝对没有这胆。</p>

    “大家快跑,他又变疯了!”话没说完,钱掌柜就蹦了出去,这次过来只是为了出口闷气,并不想把老骨头丢在这里呀。</p>

    “我没疯!我是在和你们讲道理!”齐誉更正道。</p>

    有拿刀讲理的吗?</p>

    于是乎,包括围观的邻居在内的所有人,全都一哄而散。</p>

    柳荃一脸含笑,眼神温和地看着相公,她一点都不担心,因为她知道,相公发疯起来绝不是现在的样子。</p>

    齐誉眼睛一瞪,手里的菜刀落在了地上。</p>

    “坏事了!”</p>

    “相公,怎么了?”</p>

    “锅里的鱼,可能炖糊了!”</p>

    柳荃闻言,噗地一声笑了出来。</p>

    他一溜烟跑去厨房,随后便传来了他的一声惋惜。</p>

    好好的一条鱼,现在却变成了黑不溜秋的烤鱼。</p>

    吃午饭时,周氏依旧不停地骂着钱掌柜,说他为人不厚道,被钱熏黑了心。同时也叹,儿子真的是长大了,可以像男子汉那样为这个家遮风挡雨了。</p>

    柳荃也笑了……</p>

    娘子笑起来真好看。</p>

    不仅人好看,而且还很非常聪明。</p>

    以前的自己可真不是个东西,竟然放着这么好的一个娘子不知道疼爱,真是活该掉在河里被淹死!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