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寒门仕子 > 第005章 棺材风波
    齐誉并没有猜错,听了一会儿左右的议论后,才知鹿鸣书舍确实来了笔大生意,但具体是什么还不得而知。</p>

    由于人太多,齐誉左挤右挤也没能钻进到中心位置。</p>

    咳咳……</p>

    不都说书生们手无缚鸡之力吗,怎么现在都变得彪悍了?</p>

    钱壮怂人胆?</p>

    那也是有辱斯文!</p>

    不过呢,现在并不是讲究斯文的时候,有好处素来都是先到先得,那还顾得上面子?</p>

    终于瞅到一个空挡,齐誉弯了弯腰,身形迅速一闪,泥鳅般地钻了进去。</p>

    人群最中处,游掌柜正端坐在那里,他一边环视着众人一边惋惜地摇着头。最后,他压了压手,正色说道:“诸位高才,先请肃静,听我一言。”</p>

    “游掌柜请讲!”</p>

    人群倏然停止了喧嚣,变得鸦雀无声。</p>

    游掌柜正了正衣衫,朗声道:“相信大家也都听说了,知县庾大人正悬赏寻求一名画师,并让我等书社引荐人才。可惜的是,我推荐过去的竟无一人被认可,这其中还包含了刚刚过世的严夫子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坚持要去我也不拦着,但你们可要想好了,自己的功力能否及得上严贞?否则的话,也只是徒劳而已……”</p>

    严夫子?</p>

    自然晓得,前几天自家还送过挽联呢,齐誉一笑。</p>

    在这周遭,严夫子的画是出了名地灵动,后生们无不心悦诚服,如果连他的丹青妙笔都过不了关,其他人希望渺茫。</p>

    这悬赏又是怎么回事呢?</p>

    打听之下这才得知,蓝山县的知县庾海,正寻人做画以做私人赠礼,并开出了二十两的高价赏银。</p>

    因是他个人使用,所以就不能公开地张榜求贤了,否则就涉嫌公器私用。也因此,才委托各书舍引荐儒生。</p>

    面对二十两赏银的诱惑,书生们无不是趋之若鹜前往,但结果却差强人意。就如同游掌柜刚才所说,他们个个尽皆折戟,却无一人摘到赏银。</p>

    二十两的银子可是相当不少,在乡下都可用买下十多亩的良田了,谁不心动?</p>

    但是想归想,现实归现实,要想揽那瓷器活,就必须要有那金刚钻,说到底还是实力与否的问题。</p>

    一人叹道:“晚生自比严夫子还差了不少,就不去尝试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我……也放弃吧。”又有书生附和道。</p>

    人都有自知之明,头脑冷却下来之后,书生们全都恢复了理智。</p>

    悬赏虽厚,却要有那本事才行。</p>

    齐誉听得也是痒痒的,如果能拿到这笔赏赐,年后的县试就不用再愁银子了。可惜呀,自己前世虽然学过美术,对于时下的国画却是一窍不通,颇感心有余而力不足。</p>

    一阵呜呼哀哉过后,书生们全都含着遗憾退去了,鹿鸣书肆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。</p>

    人潮散后,游掌柜才注意到齐誉的到来,抱歉地说:“刚才人杂事多,怠慢了齐公子,快请里面坐。”</p>

    齐誉拱拱手,赞了一句:“游掌柜门庭若市,这是好现象呀。”</p>

    “呵呵,不过一些热闹而已,毫无收益。”</p>

    “也是。呃……这是誊抄完的书稿,请您过目检阅。”</p>

    游掌柜接过来翻了几页后赞道:“公子的笔法隽秀,书写认真,可见是用了心思的。不像有些人,为了追求抄书的速度,写出的尽是一些所谓的狂草。”</p>

    “掌柜的谬赞了,我既然接下了这活,就要尽力做好,绝不能马马虎虎滥竽充数。”齐誉诚然地说。</p>

    游掌柜慨然一笑:“字如其人,抄书的态度更是一种涵养,公子不急不躁,确实精神可嘉。比之以前,稳重了许多。”</p>

    齐誉尴尬地笑了笑,没有再接这个话茬。</p>

    而后便是结算尾款,除去之前预付的一百文订金,书肆一方还需支付两百文钱,然后再加上《百家姓》的三十文报酬,最后总计两百三十文。</p>

    齐誉接过了钱,也不数便直接塞入了怀中,一副见财不贪婪的模样,而心里头却已经是怦怦跳了。</p>

    此时,店里的伙计正忙着收货,为了防止货物混淆,时不时在木箱上画着记号,有圆形的,也有方形的。</p>

    咦……</p>

    那笔迹黑黑的,感觉非常熟悉。</p>

    游掌柜见他一直盯着看,颇感好奇:“公子对这些木头箱子感兴趣?”</p>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齐誉摇着头,:“不是箱子,是我对伙计手里的笔很感好奇,能不能给我看看呢?”</p>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可以。”</p>

    那伙计倒也机灵,闻言后不等掌柜吩咐,就停下手里的活,跑过来将笔呈上。</p>

    齐誉摩挲了一阵,又在手里握了握,问道:“这叫什么笔?”</p>

    游掌柜解释说:“听说是叫记号笔,是西洋传过来的新鲜货,我了解的也不甚多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西洋货。”</p>

    “听人说,这种笔的笔芯是用一种标记石做出来的,洋人经过了多次改良才做出了笔的形状,就是现在的样子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说它叫……记号笔?”</p>

    见齐誉兴致勃勃,游掌柜又道:“不错,这种笔就是用来画记号用的,用的时候不需要研墨稀释,非常方便。”</p>

    “太妙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惊讶之后便是欣喜。</p>

    没想到铅笔的雏形竟是这个样子的。</p>

    虽说这笔的做工还不能和后世相比,但在当下来讲,已经算是相当大地进步了。由此来看,西洋国的制造业比想象中的还要发达。</p>

    在这个以毛笔为尊的时代,铅笔绝对是鸡肋般的存在,似乎也只能用来画记号用了。</p>

    恍然,一个想法浮上了心头……</p>

    齐誉掩着喜悦,不动声色地说:“掌柜的,这种笔能不能转卖给我?”</p>

    “你要它何用?”见他一脸诚恳,游掌柜又道:“也罢,你若是喜欢,转卖给你倒也无妨,不过这是西洋来的进口货,价格上可不便宜。”</p>

    奇货可居的道理谁都知道,不便宜也在预料之中,进口货嘛,不都是这样的吗?</p>

    “价钱方面您看着收就是了。”</p>

    读书人说话就是不一样,明明是想要压价,嘴上却说着让你看着收,真是隐晦的表达呀!</p>

    “公子也不是外人,我就收你一个本钱,四支笔五十文钱,我不赚半点利润。”</p>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</p>

    还真是不便宜,五十文钱若是换成粮米,足够一家人吃半个月的了。</p>

    心疼过后,齐誉还是大方地取出了钱。</p>

    齐誉这次没有再接抄书的活,而是向游掌柜索要了一封推介信。他言明,要去试试庾大人的悬赏,如果没有举荐信,那是见不到县太爷的。</p>

    “贤侄,你真想摘这笔赏银?”</p>

    “唉,没办法,我现在太缺钱了。”齐誉很诚实,直接承认是穷鬼。</p>

    但凡说自己不差钱的那都不是穷人,这就好比坐拥佳丽三千,偏说自己不好女色。一句话,不实在!</p>

    有机会就要搏一搏,万一要是成了呢?</p>

    见他坚持,游掌柜就没再多劝,不如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,反正也就搭一副笔墨的事。</p>

    但在齐誉看来,游掌柜已经非常仗义了,这个机会可是他大方才给予的。</p>

    出了书肆,齐誉揣着剩下的银钱走去了集市。</p>

    集市里的东西还是一如既往的贵,尤其是肉。</p>

    呵呵,贵就少吃点,但不能没有,三月不知肉味那是圣人情怀,俗人比不了的。</p>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齐誉还遇到了不少乡邻,主动地跟大家打着招呼。</p>

    引得乡邻们一阵诧异,齐家这小子是又发疯了?</p>

    这次发疯怎么还变得这么有礼貌了?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今天的事办得麻利,齐誉赶在晌午之前就回了家。</p>

    进了堂屋,却见邻居的张二婶正和自己的瞎眼老娘唠叨,一看到齐誉进来,立刻敛去了笑容,急忙起身准备离开。</p>

    “二婶这就要走了吗?”齐誉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该回去做晌午饭了……”张二婶尴尬地回了一声,小脚腾挪,赶紧出了屋子。</p>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齐誉摇头苦笑。</p>

    以前的自己还把人真是给得罪了个遍啊!</p>

    不过齐誉也没有太在意,路漫漫其修远兮,日子还长,以后他会让别人对他的看法改变的。</p>

    “娘和二婶聊得什么这么开心?”</p>

    齐誉走到周氏身边坐下,笑着问道。</p>

    周氏笑道:“你张二婶说,西村闹出了大笑话……”</p>

    原来,在昨天出殡时,严夫子所躺得那副棺材居然散架了。</p>

    这种匪夷所思的事,影响力可想而知。</p>

    问题出了,就只能去寻找原因了。</p>

    经周大水查验发现,那副棺材属于粗制滥造做工上出了问题,不仅拼接处没有合口,连木榫都脱落掉了,所以才闹出了棺材散架的笑话。</p>

    严夫子的遗孀秦氏称,这副棺材是钱掌柜一手打造的,而且还花去了她五两银子,他对此应该给个说法才是。</p>

    然后,又有乡亲们认出了那副棺材,说它是齐誉家当初退回去的那一副,齐家娘子还为此写下了欠契。</p>

    一副棺材,竟然出现了两个买主。</p>

    生意还能这么做?</p>

    据棺材店里的伙计们讲,钱掌柜原有着自己的想法,他的计划是想先卖给秦氏,然后回头再给齐家补打一副,这样一来,他就卖出了两副棺材。</p>

    意图明显,钱掌柜这是被利益熏黑了心,想出了不太道德的损招。</p>

    乡亲们全都唾骂他:无耻奸商,算计了完了死人还要算计活人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