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寒门仕子 > 第003章 第一桶金
    乡下人都喜欢早睡,更况且现在又是冬天。</p>

    晚饭才过不久,家家户户的灯火就渐渐熄灭了。</p>

    齐誉的祖宅是传统的农家小院结构,正中为明间,又叫做堂屋,类似于后世的客厅,可以用来会客、供奉等。两侧的房间称为暗间,属于是睡觉的寝室。靠东边的一间由周氏居住,西间是齐誉和柳荃的夫妻房。</p>

    此外还有一间偏房的西屋,里面堆放着一些旧书籍以及日常杂物,同时也是原主的书房。</p>

    在书房整理了一阵儿,齐誉便打起了哈欠。</p>

    今天晚上在哪儿睡呢?</p>

    这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,要么在书房里将就一晚,要么就只有去娘子那里了。</p>

    总有点鸠占鹊巢的感觉,嗯……这样说不对,我现在就是那只鸠。</p>

    望着那扇窗,齐誉纠结了一阵儿,最后在窗外说了句秉烛夜读的话,然后又溜回了书房。</p>

    这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夜晚,紧张地有点睡不着。</p>

    白天时姐夫的冷言碎语一直响在耳边,自己科考屡试不过,已经达到了让人看不起的程度。</p>

    要想改变这种现状,就只有发奋图强,考出个好成绩来给世人看看。</p>

    古人说,读书人要志高存远,做事要脚踏实,确实如此。</p>

    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</p>

    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时代,科举是自己唯一的出路,也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。只有榜上有名,才有资格去谈理想和抱负。</p>

    读书也不是没有成本的,除了用功之外,还需要财力上源源不断地支持。笔墨纸砚,经典书籍,样样都需要花钱。这笔开支相当不菲,也因为此,穷人家的孩子读书的很少。</p>

    寒门出仕子,这只不过是一个激励世人的噱头罢了,现实当中非常少见。</p>

    要想走上科举之路,就必须有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,否则后续难以维济。所以,当务之急就是找份营生来做,除了还债之外,还要赖以生存下去。</p>

    解决生存问题迫在眉睫。</p>

    可是,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?</p>

    就当下来讲,读书人也不是传说中的那种百无一用。</p>

    逢婚丧嫁娶,可以帮人写写请帖,遇到打官司的也可以摹拟诉状,以此赚些润笔小费。可这种好事一年都碰不到几回,最多也只能当做打打零工而已。</p>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剩下帮人抄书了。</p>

    抄书,在这个时代非常流行,但凡是市面上买不到的印刷书籍,一般都会选择让人抄写,而读书人就是最好的写手。据说一些勤奋的老童生,还把抄书当成了一种职业来做。</p>

    还好,齐誉继承了原主的毛笔字,繁体字的读写没有障碍,抄抄写写的确实没有问题,可以试试来做。至于前世业余时间所学的美术,目前还看不到有什么用处。</p>

    现实一点来说,抄书只是搭些时间,不需要本钱,入行没有门槛。</p>

    次日早上,柳荃就去了绣坊接工。而老娘周氏,则是吃过了早饭之后,坐在院子里假寐着晒暖。</p>

    齐誉就着咸菜喝了一碗勉强能称为粥的粥,又啃了一个窝头就闪出了院门。</p>

    临行前,他见周氏一脸愁容,又特地开导了几句,然后说自己出去转转,晚些回来。</p>

    循着记忆,几经转折,齐誉终于来到了镇上的一家书肆。</p>

    这家店面名叫‘鹿鸣书舍’,是镇上唯一的一家书店。这名字取得巧妙,寓意在此购书的书生日后都能高中举人,去参加那传说中的鹿鸣宴。</p>

    乡下的书肆不像城里那么正规,除了卖书的经营之外,还承接各种抄书、丹青、礼联等杂活。不过,这也为当地的读书人建立了一个特殊的圈子。</p>

    原主生前曾在这里购过书,和店里的游掌柜也算认识。</p>

    才进门,老掌柜就挤出了一个陪笑,道:“原来是齐先生来了,快请里面高坐。”</p>

    又被称为先生,汗颜,汗颜!</p>

    齐誉急忙拱拱手:“掌柜的就不要取笑我了,以前是我糊涂不懂事才惹出了笑话,先生二字万不敢当。您是长辈,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。”</p>

    对于彬彬有礼的齐誉,游掌柜颇为意外,不过他还是压住了困惑:“请用茶。”</p>

    “老掌柜客气了,我这次来是想来接一些抄书的闲活,不知道当下有没有合适的?”</p>

    “什么?你想抄书?”</p>

    “不瞒您说,我这家里头都快要断粮了,想讨些润笔补贴家用。”</p>

    呵!这个人真的是齐誉吗?</p>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想着养家糊口了?</p>

    游掌柜瞪大了眼睛,确认在没有看错之后,才赞道:“公子能这样想,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。呵呵,最近的客人不多,只有一个万字的小活,你若不嫌少,就带回家去誊抄吧。”</p>

    公子这个称呼,可比刚才的那声先生顺耳多了。</p>

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,那就多谢游掌柜了。”齐誉不敢托大,急忙致谢。</p>

    “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,你这还是第一次抄书,报酬方面我要跟你多说两句。价格上是一千个字三十文钱,这本书一万字,报酬是三百文。”游掌柜很认真地说道。</p>

    这是市场价,合情合理。</p>

    二人都没有异议,便在账本上签了个简单的小契,以做日后凭证。</p>

    齐誉领了原书和稿纸,正欲转身离去,一瞥间却见书架上还陈设着另一张订契。刚才游掌柜说仅有一本书可抄,现在怎么又多出来了一本?</p>

    “哦,这是一本给孩子启蒙用的《百家姓》,大家都嫌它字数太少不愿承接,放在这里已有大半个月了。”游掌柜见他疑惑就解释了一句。</p>

    “百家姓也就五百多个字,抄一本也费不了多少工夫,不如我就顺便接下来吧。”齐誉道。</p>

    蚊子再小也是肉,这也有十多文钱呢。</p>

    “公子愿意接手?”</p>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而已。”</p>

    游掌柜欣然一笑,看他的眼光又亲切了几分:“呵呵,我也不能让你吃亏,这样吧,百家姓我按千字文的工钱付你。还有,既然公子家里生活拮据,那我就预付你一百文钱作为订金,也算是帮你一把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!”</p>

    其实预付订金乃是业内的行规,所谓的帮衬不过是个好听的由头罢了。</p>

    但在游掌柜看来,齐誉此举另有所指。适才他对订金的事一直闭口不提,表面上似乎颇不在意,其实则不然。要知道,他可是个读书人,是因为碍于面子才不好意思明说的,后面主动承接百家姓,其实就是在暗喻自己不在乎,算是很隐晦地表达了。</p>

    齐誉亲和地一笑,也不点破,再次道了声谢就离开了。</p>

    一百文钱到手,摸着都感觉全身舒坦。</p>

    呵呵,有了钱,先给老娘买双棉手套,让她戴着暖手;再给娘子买点胭脂水粉,女人嘛,都是需要保养的……</p>

    当然,还要省着点花,家里头还欠着债呢。</p>

    想起早晨时比那刷锅水还要稀薄的白粥,齐誉就禁不住伤感,脚步也不由自主的朝着集市上走去。</p>

    待走出小镇时,身上的一百文钱已经变成了五十文。</p>

    回到家里,他就一头扎进了厨房,先是传来了剁肉的梆梆声,而后就飘起了一股浓烈的肉香。</p>

    柳荃正在屋里正做着针线,听到动静后就走了出来,却见他正挽着袖子在厨屋里忙活,还一副乐此不疲地开心模样。</p>

    他……竟然下厨了?</p>

    他不是经常说,君子远庖厨吗?今天怎么连身份都不顾了?</p>

    正发着怔,却见周氏敲着瞎子棍也走了出来,对媳妇埋怨说:“他是个读书人,你怎么可以让他进厨屋呢?这要是传了出去,还不被人笑话死呀?你也真是的,就不会拦着他点吗?”</p>

    被婆婆说得耳根发热,柳荃急忙洗了把手就往厨房里钻,才一进门却见他抬脸一笑,道:“我今天领了抄书的稿子,掌柜的预付了我一百文钱订金,我就顺便买了些肉回来。这是剩下的钱,你收着吧。”</p>

    听到这席话,周氏立即激动地颤声道:“哎呀!阿瞒竟然能挣钱了,太好了!这书果然没有白读,都能抄书养家了。他爹呀,你看到了没有……”晃过神来后,她还不忘埋怨一句:“阿瞒呀,傍晚时买肉才会便宜,你要记住啊。”</p>

    柳荃听得头脑一热,他心里有这个家了?平复了心绪后,才道:“还是我来做菜吧。”</p>

    齐誉抿了个笑脸,轻声说:“以前都是你们宠着我,今天就让我做一餐谢恩饭吧,你和娘都不要插手,你要听话!”</p>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</p>

    嗤!</p>

    油烟升腾起来。</p>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植物油还是非常贵的,所以做菜通常都会选用大油。</p>

    但是大油也舍不得多放,因为肥肉比瘦肉要贵,蹭蹭锅底不粘锅就算是有油水了。</p>

    不过,齐誉这次却当了一回败家子,锅里腾起的袅袅油烟就是证明。</p>

    饭菜真香,这是周氏给儿子厨艺的好评价。</p>

    有肉的菜能不香吗?</p>

    吃过了饭,齐誉就将一双棉手套交到周氏的手里:“天冷了,戴个手套,免得您再生冻疮。”</p>

    周氏的眼睛湿润了,叹了句:“阿瞒长大了,知道心疼娘了。”</p>

    而后,齐誉又把柳荃拉到了一边,将一个胭脂盒腼腆地塞到她的手里,悄悄地说:“这个颜色似乎浓了一点,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……”</p>

    这就不仅是心疼娘了,连一直冷落的媳妇也变得上心了。</p>

    莫非……他真被水鬼附了身?</p>

    也罢,也罢!就算是个水鬼,也比之前的要好。</p>

    柳荃看着他诚挚的眼神,轻轻嗯了一声,又不禁朝着床底下望去。要知道,那里还藏着一把磨了很多次的骟畜生用的快刀呢……</p>